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从一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浅析雇员在上班途中因自身原因发生事故雇主是否赔偿
作者:张勇平  发布时间:2018-07-02 10:15:46 打印 字号: | |
  一、案件的基本情况:

   原告王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我受伤后各项损失的40%,即29696元;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被告在陕化厂承揽化肥袋封口工作,雇佣我已达三年,双方已形成雇佣关系。2016年1月19日早,我骑车去上班,离单位门口约七八十米处时摔到受伤,后被送往铁路医院治疗,经诊断为“右侧基底节脑出血并破入脑室”,行去骨瓣减压颅内肿清除术,住院31天,花去医疗费78536.09元,被告仅付了10000元,余款均由我筹凑,回家休养恢复一年多不能行走,生活全依赖家人护理。住院医疗费经新农合报销后,下余30631.09元未报销,就该部分赔偿原、被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被告雇佣我干活,我与被告之间形成劳务雇佣关系,我为被告提供劳务受伤,被告应依法赔偿我的损失。现我诉至贵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李民辩称,原告的诉讼已超过人身损害一年的诉讼时效,原告诉状中称自己是上班途中受的伤并非给我干活时受伤,而且原告主要是因自身疾病才摔倒受伤,对于原告的受伤我没有过错,故我不应承担责任,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被告李民承揽陕化厂尿素包装封口工作,2013年7月,被告雇佣原告王龙为其干活。2016年1月19日早,原告在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因颅内动脉瘤病发,摔倒受伤,后被送往中铁一局集团中心医院进行救治,住院31天,经诊断为:1、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并破入脑室;2、颅内动脉瘤;3、蛛网膜下腔出血;4、左侧上颌窦积液;5、水电解质紊乱;6、低蛋白血症;7、应激性溃疡。原告本次住院共计花费医疗费78536.09元,后经合疗办新农合报销47905元,原告自己支付30631.09元,被告垫付了10000元。

  二、案件审理中存在的争议

  本案存在的争议即雇员在上班途中因自身原因发生事故,雇主是否应予赔偿。

  本案立案时根据原告起诉请求及事实和理由确定案由为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在审理中原告认为自己与被告系雇佣关系,自己上班途中发生事故造成身体损害,要求被告作为雇主予以赔偿,被告对双方之间雇佣关系予以认可,故本案作为民事案件审理案由准确,因此对本案的处理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该解释第九条对“从事雇佣活动”,作出明确解释,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员的行为超出授权范围,但其表现形式是履行职务或者与履行职务有内在联系的,应当认定为“从事雇佣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对因提供劳务致害责任与自身受害责任做出了明确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很明显,本案中原告上班途中因自身疾病发作而发生事故,造成自身损害,整个事故发生过程并不符合司法解释对从事雇用活动发生事故的规定,原告并不是在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时受到的损害。同时,纵观本案,在原告本次损害事故的发生过程中,作为雇主的被告并不存在任何过错,故也不符合侵权责任法规定的提供劳务一方自身受到损害,根据双方过错予以赔偿的规定。因此从法理上来讲,本案原告作为雇员在上班途中因自身原因发生事故,雇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即被告不应对原告的受伤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但考虑到被告雇佣原告时间较长,原告自身家庭经济困难等实际因素,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角度及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的角度考虑,可根据公平原则,由被告对原告作出适当经济补偿。

三、案件裁判结果

  本院认为,原告王龙虽受雇于被告李民从事陕化尿素袋包装封口工作,但原告是在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因颅内动脉瘤病发,摔倒受伤住院。其并非在从事雇佣工作时遭受人身损害,原告受伤与被告无因果关系,且被告并无过错,故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故对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法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龙的诉讼请求。

  四、对本案的一点思考

  本案判决后,原被告均未上诉,本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在日常生活中,雇佣关系普遍存在,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雇员受害事故时有发生,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一般此类案件均能得到有效处理。但雇员上班途中因自身原因发生事故,雇主是否应予赔偿,在审判实践中还存在一定争议。根据工伤条例相关规定,员工在上下班途中发生事故,可认定为工伤,单位应予以赔偿。故很多当事人也照搬该规定,认为自己上班途中不论何种原因,只要发生事故,就可以向雇主要求赔偿,有的法官在办理类似案件时,往往会考虑到雇员经济状况较差,处理不当容易引发信访等,在审理时就对从事雇佣活动做扩大解释,参照工伤事故认定,将雇员在上班途中发生事故一并认定从事雇佣活动的延伸,而判决雇主予以赔偿。笔者认为工伤事故的认定与赔偿与民事侵权中的事故认定与赔偿系不同的两类法律关系,从立法目的、法律适用等完全不同。工伤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是从全面维护员工利益出发,通过法律的强制性来倒逼单位建立健全相应的保险制度。而民事侵权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则针对平等主体之间发生的事故,主要考虑当事人之间在事故中的过错责任,及事故发生与当事人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认定是否予以赔偿及赔偿比例。因此,在处理类似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时,作为法官应该保持客观中立,不偏不倚,公平公正,对每一位当事人负责的态度,严格依法审理,准确认定责任,绝不能因一方受害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严重,而被自己的同情心所绑架,让另一方当事人承担法律之外的责任。
责任编辑:张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