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对借条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证明效力的分析
作者:张勇平  发布时间:2016-04-05 10:20:19 打印 字号: | |
  一、案情介绍

  原告毕某某,女,1955年2月19日生,汉族,农民,住华县。

  委托代理人魏某,男,1980年8月9日生,汉族,干部,住址同上,系原告长子。

  被告何某某,女,1959年3月27日生,汉族,农民,住华县。

  原告毕某某诉被告何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毕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魏某和被告何某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己审理终结。

二、审理过程

  原告毕某某诉称,2013年5月1日我丈夫位某某去世,后来在整理遗物时,我发现被告何某某借我丈夫8万元借据一张,对借款的经过我不知道,但我作为位某某的合法妻子,有权向被告催要借款。经我多次催要,被告仍以多种理由拒不归还,故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偿还我人民币80000元及同期银行贷款利息,利息自借款之日起算至被告归还全部借款之日,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何某某辩称,原告所说借款不属实,我承认借条是我写的,但这80000元不是借款。 2009年通过位某某介绍,我将我儿子的死亡赔偿金34万元借给赵某某,当时约定利息1分,每年付我4万元利息。此后赵某某分别于2010年8月7日和2011年4月10日,经位某某两次各付我每年利息4万元,共80000元。在第二次位某某给我4万元利息时,按位某某的要求,我给位某某写了这张借条。我没有文化,收取利息和还款都打的是借条,总之我没有借过位某某80000元钱,而且我家里不缺钱,也不需要借钱。

  经审理查明,原告丈夫位某某系被告丈夫之哥,原、被告系妯娌关系,魏某系原告儿子。位某某从事铝合金门窗加工多年,近年来主要与赵某某合作,在赵某某工地上安装销售铝合金门窗,与赵某某关系熟识。2009年4月8日,被告何某某儿子打工期间意外伤亡,获得数十万元赔偿金。同年6月,位某某与何某某夫妇协商将赔偿金借给赵某某,何某某夫妇同意,即将34万元借给了赵某某,赵某某给何某某出具了借条。2010年8月7日,赵某某与何某某协商更换了借条,内容为:“借条 今借何某某现金叁拾肆万元整,(340000.00元)年息1分 赵某某 2010.8.7”。2011年4月10日,被告给位某某写借条一张,内容为:“借条 今拿位某某人民币8万元正(80000元正) 何某某 10/4”。 2013年5月1日位某某去世后,原告在整理房间遗物时发现了被告给位某某写的借条,此前原告毕某某及其儿子魏某均对于何某某从位某某处借80000元钱之事毫不知情,现原告毕某某以被告何某某从其丈夫位某某处借款80000元未归还为由,向本院起诉要求何某某归还借款及利息。

  另查明,被告何某某曾向赵某某索要借款未果,2012年,魏某从何某某处拿到34万元借条,分三次从赵某某处要回了34万元借款及部分利息,魏某仅给付了何某某部分钱款,下余285000元未给付,其中魏某在给付2.74万元时,何某某曾向魏某书写借条一张,内容为:“借条 今借魏某人民币贰万柒仟肆佰圆整(27400) 备注:(之前贰万元已注明)借款人:何某某 2012年6月3日”。后在何某某多次催要下,2013年8月17日,魏某向何某某书写借条一张,内容为:“借条 今借何某某人民币贰拾捌万伍仟元整(285000) 借款人:魏某 2013年8月17日 1、5年内还清,无利息。(2013年8月17-2018年8月17日) 2、还多钱给对方打多钱借条。何某某同意 证人 位向军 位发田 ”。庭审中魏某亦承认,在向何某某归还借款时,要求对方向自己书写借条一张,用以冲抵借款。2013年12月20日魏某向被告归还了5000元,在魏某要求下,被告丈夫位某甲向魏某书写借条一张,内容为:“借条 今借魏某人民币伍仟元整(5000) 借款人:位某甲 2013年12月20日”。又查,2014年4月9日何某某曾向本院起诉要求魏某归还28万元借款,后于同年6月24日撤诉。

  以上事实有(2014)华民初字第00270号民事诉讼卷宗中P26、27、31、32-34、43-55页的多张借条复印件、谈话笔录和庭审笔录、何某某所写借条原件一张、魏某所写借条复印件一张、死亡证明以及庭审笔录等证据在卷证实, 可以认定。

四、裁判结果及理由

  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出借人即原告丈夫位某某已去世,原告及其儿子均对借款之事并不知情,仅提供有借条一张。而被告何某某出于对丈夫胞兄位某某和位某某与赵某某合作关系的信任,将较大数额现金经位某某介绍借给赵某某赚取利息,赵某某每年付被告4万元利息,符合当地民间借贷的一般交易习惯。赵某某向被告何某某支付两年共8万元利息,位某某要求被告何某某出具8万元利息的收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只是被告何某某在写收条时按照她的书写习惯把收条写成了借条,但是被告在写给原告丈夫的借条中,用“拿”字而没有用“借”字否定了借条的性质,且该借条中无利息约定,无还款期限约定,加之原告丈夫位某某非突发疾病死亡,在去世之前未将借款之事告知原告及代理人,原告毕某某作为位某某的妻子,代理人魏某作为位某某的儿子均对家中将8万元大额钱款外借之事毫不知情,不符合一般生活常理。另外,原告之子魏某欠被告何某某大笔借款尚未归还,其在向本案被告何某某归还27400元和5000元时,被告何某某及丈夫位某甲亦给魏某所写借条可以佐证被告何某某书写习惯的错误,将收条、领条等均写为借条。故在合理存疑的前提下,原告仅持借条,而无其他证据证实借款确实发生的情况下,不足以证明原告丈夫与被告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对原告要求被告归还借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七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毕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原告毕某某承担。

五、存在的问题

  另一种意见认为,原告持有被告所书写的借条一张,庭审中被告也承认该借条为其所写,可以证明被告与原告丈夫之间形成了民间借贷关系,出借人即原告丈夫位某某虽已去世,但其家人仍有权利向被告主张还款,被告辩称与原告丈夫不存在借贷关系,并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实,且被告作为一名成年人,有正常的行为能力,其辩称是在向原告丈夫打收条时误写成借条,不足为信。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归还借款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担利息的请求,因借条中未约定利息,故被告应承担原告自起诉之日起至被告归还借款期间的利息,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二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何某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清偿原告毕某某借款本金80000元,并支付该笔借款自原告起诉之日起至还款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

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被告何某某承担。

六、法官点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明确规定,原告仅依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已经偿还借款,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

  本案中,笔者完全赞同合议庭法官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处理意见,对于合议庭法官的裁判依据,笔者不再一一赘述,仅从裁判结果谈一点个人看法。本案中原告持有被告书写的借条,被告亦承认系自己书写,但被告抗辩借贷关系没有实际发生,却无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在这种情况下,依据法律规定,合议庭法官完全可以以借条作为证据直接判决被告归还借款,但合议庭法官并没有简单的照搬法条下判,而是通过大量逻辑推理并结合日常生活经验多次分析评议讨论后作出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合议庭做出这样的判决,不仅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做大量的调查分析工作,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更是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压力,但合议庭法官没有退缩,毅然放弃了以现有证据简单作出判决。人民法院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作为一名人民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不仅要有高超的法律素养、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更要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才能做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群众之间发生的小额借贷案件越来越多,但由于部分群众法律知识缺乏,文化程度较低,在发生民间借贷纠纷后,往往难于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本案中,被告向原告丈夫轻易书写借条,引发了本案的发生,值得大家反思。在此,笔者建议,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应在日常办案过程中加大法律宣传力度,为人民群众进行法制宣传教育,引导人民群众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特别是对于基层普遍发生的民间借贷案件中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宣传教育,提高人民群众的法律维权意识。
来源:华县法院
责任编辑:路世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