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盛夏光年
作者:吴迎华  发布时间:2015-08-04 10:18:28 打印 字号: | |
  初夏的阳光绚烂,六月的风光无限。麻雀又在窗外的电线上多嘴,时光静好,岁月荏苒,曾经无数的的幻想自己高中毕业的情景,是放浪形骇,亦或是点点离人泪,还是高考逼近的脚步压的喘不出气,当走出那生活了三年的校园时,会不会回首,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而现在绚烂的盛夏一点一滴在眼前铺展,没有想象中的悲壮,也没有描绘中的疯狂,有的只是淡淡的沉重,抑或平静,曾经一起赏过的樱花,一起看过的球赛,一起走过的小径,都已变成了昨天,在这里,我们挥洒过,欢笑过,一切都好似昨日发生。或许到最后,万物都消亡。生命里做着不停的加减法,但结局上得到的依然是干干净净的零。获得过多少幸福,便承受同等的悲苦。我们相信或者期待生活高质量的示意图能让清贫的我们也能拥有一个个的梦想。靠自己的信仰与盼头在通往路上嚼食着每天每天的果。

  谁的视线落定在谁的身上,谁的眼泪泛在眼眶

  谁的目光失去焦点,谁的微笑和谁重叠

  谁看不见谁灼热的眼神,听不见谁嬉笑的声音

  朝西的天空不再蔚蓝,朝东的门总有匆匆的脚步进进出出。时间以流沙的速度前进,我们拉不回一个真正的自己。飘忽的花香中我们是虔诚的看花人,站在时间的边缘上等着回忆一点点明亮。

  白昼里,我们茫然地游曳在时光的骗局里重复着一天一天的疲惫与对未知的恐惧。而夜,是一挂从不熄灭的烛火,只燃着冷静的黑。让我们思考,把我们和这世界的脸精确地叠在一起,在音乐对耳的鼓密密的低语中,夜亦成了一个耐心的听者。宽敞的内里卸下了太多积蓄的泪水和彷徨。

  此去经年,音信全完,亦或如白鸟衔起远枝远飞天涯,又或许像桃花下的马匹一夜之后迷途于江湖。只愿时光静好,你我在各自的时光里安好。珍重!
来源:华县法院
责任编辑:张炜